; ; 艺术
书法家翟玉龙:不似之似 天趣自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9年05月23日
 


著名国画家娄师白先生指导弟子翟玉龙篆刻示范

    自汉代以来,印章作为一种方寸间的艺术门类,历经多少风格流转,至明清形成百家争鸣的局面,善印者不乏其人,同时也造就了开派宗师。近代的齐白石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曾做一首题画诗:“古人作画,不似之似,天趣自然,因曰神品”,此语虽未提及印章,然而事实上齐白石的篆刻又何尝不是遵循此法,加之“胆敢独造”的刻印气魄,使得齐派印章风格独具,影响深远。


新华社记者采访书法家翟玉龙老师

    翟玉龙对于齐派印章的见解多有会心。“似与不似,天趣自然”,看似简单,实则却不然。求其通而深造,刀耕于石三十余载,循环往复,躬行不辍,或许这才是他获得在印章方面成功之所在。自临摹于汉印,再观齐白石印章,后得恩师娄师白谆谆教导,潜心治印。继承发扬齐派印章艺术的同时,不忘恩师指点迷津,融汇贯通,达到如今之高度。披览翟玉龙的近年佳作,不难发现齐派印章的血脉已被他重新注入鲜活的生命力,这不代表要脱离齐派自行独创,而是在领悟与苦练之后的一种蜕变,总会让人体会到在暴风骤雨中所蕴含的平静细腻,其中不乏质朴苍雄,匠心独具,边栏随性,去华存质,游走于方寸之间,刀与石产生的电光火石般的碰撞,达到天趣自然。翟玉龙学习齐派印章,而不完全沉醉其中,刀耕数载之后有所创新,也遵循了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亡”的教诲。


国务院原副总理刘延东观看翟玉龙作品并给予好评

    翟玉龙的篆刻与书法的学习几乎同步,相互影响,相互转换,达到“书以入印,印从书出”的效果。“笔有意,善用意者,驰骋合度;刀有锋,善用锋者,裁顿为法。”---明程远《印旨》,能够映射出书法与印章的关系以及两者之间所形成的潜移默化的关联度。以致他的篆书书法作品同样沿袭齐派风格,苍劲大气,与印章相得益彰,摆脱了近代某些名家所谓的探索先锋印章艺术所遗留的匠人之气,开启正真大匠之门风范。


翟玉龙篆刻作品

虽在方寸之间,亦能彰显出线条、布局、边栏、格界、用字、刀工众法之精妙。线条以质感取胜,翟玉龙以齐派“单刀”之法,在腕指强力催动下,侧锋冲刻,只管一边,让另一边皆随意崩落,大刀阔斧之中却是对于章法布局的苛刻要求。一方好的印章,其实是对章法布局的诠释,如果位置经营的不恰当,再有好的刀工也于事无补。正如其为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所刻印章 “人民领袖”中体现的那样,看似平淡之中,却又有斜笔来打破平淡。 “人”字体式宽阔,内部空间留白大气,“民”字起笔横画与“人”字形成搭接,“民”字在收笔横画时向上提携,打破平衡关系,斜画竖笔斩钉截铁插入底部边栏,两字融为一体,正是人民众志成城,团结合作的力量体现。“领”与“袖”字笔画稠叠,与“人民”二字在章法上形成疏密对比,整体布局浑然天成,与边栏的配合也恰如其分,并无造作之处。格界之说,方方不同,对于章法布局的升华处理,越是细微之处,才能知其功力如何。格界并不是要有明确格界之分,而是要求在从选字到章法布局,既要区分字与字之间的主次关系之分,又要能使字与字之间有相互穿插之势,消除格界的存在,“脱尽凡格,不见做作,即为佳刻”(齐白石语)。“字体之紧严,笔画之参差,稀密皆自然,无寻常古今人做作气。”(齐白石曾在《白石印草》),可见用字法在篆刻当中的重要性。从他所刻之印可略窥探出,从选字,到把字从新整理组合成符合印章所需要的字形,这过程定是费了不少周折。综合上述之法,挥刀下去,“大胆落刀,小心处理”,一方妙趣横生的印章展现在我们面前。


翟玉龙篆刻作品展示

    在粗略回顾翟玉龙的篆刻艺术的历程与新境之后,不难看出,其对于齐派篆刻艺术的痴迷与向往,虽道路多艰,却勇往直前,以一种求索的态度,悠游与方寸间。正如娄师白有言:“厚今而不薄古,基中可以融洋”,准确的把握了书法与篆刻的当中的艺术相同真谛,在多方面艺术的贯通中,汲取自身所需的养分,从而充实自我,提高自我。不仅不会被世俗所淹没,而更能激发出内在的潜质,如其斋号“博雅轩”,博览印章,雅韵悠长一样,静心修炼。惟其如此,参悟“似与不似,天趣自然”之法,甚可“衰年变法”。( 文/ 张弘) 


翟玉龙,字乐石,博雅轩主人。1960年生于北京,现为北京市师白研究会理事;北大资源学院客座教授;京海书画院副院长;文化部乡土艺术文津楼书画院副院长;北京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线上葡京投注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翟玉龙自幼师从著名书法家苏适先生学习书法,后师从与我国著名画家、书法、篆刻家娄师白先生。在娄老的言传身教下,心无旁骛潜心修习,将齐派篆书、篆刻布局精巧、意趣横生、奇崛挺拔等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恩师娄师白曾这样评价:“齐(白石)派诗、书、画、印四门绝技,玉龙独得两门。”

篆书的种类很多,当年齐白石先生从秦诏版、天发神谶碑和三公山碑三种篆书中汲取精华,独创了齐派篆刻。翟玉龙先生的作品在古朴遒劲之中,布局缜密灵巧,错落有致,尽显出齐派篆刻“既白当黑,疏能走马,密无立锥之地”的神韵。翟玉龙先生不仅篆刻精绝,于书法一门,也日臻完美,其作品被《人民日报》、《人民网》、天安门管理处、中华民族艺术珍品馆等多家单位收藏。 其先后为国家领导人、政府官员、演艺界著名艺术家、体育界人士和国外友人等治印、题字,受到了国内外人士的广泛好评并收藏。

作品欣赏: